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
“年轻人觉得界务员的待遇不高

  到了界碑处,杨天才用镰刀割去刚长出来的小草,又擦去界碑上的泥痕。这份工作看起来平凡,但也暗藏危险。路边风化的石碑有骷髅头的标志,表明这里曾经是雷区。

  他所负责的界碑总是被擦拭得干干净净,周边的杂草常常被他修理铲除,因此他被边民们称为边境线上的“草根卫士”。

  “我做界务员有三十多年了,以前巡界没有路,要靠镰刀砍出一条来,现在的路都可以走汽车了。”走在巡查界碑的山路上,杨天才回忆着自己的过去。个子不高的杨天才,时常穿着迷彩服,但他不是军人,而是生活在中越边境的我国公民。

  河口县桥头乡是一个集山区、边疆的乡镇,边境线长达81公里,有42个界碑,边境线上杂草丛生,林深路陡,属于亚热带气候,管边护边工作任务重,体力消耗大。林中蚊虫肆虐,再加上雨季的潮湿闷热,杂草疯长,巡界之路要靠他手中的镰刀一点点砍出来。

  “年轻人觉得界务员的待遇不高,他们需要收入养家。我不一样,家里人都很支持我,只要身体允许,我还会继续干下去,守好界碑!”在与记者告别时,杨天才坚定地说。

  杨天才与界碑。张旭 摄

  巡查边界 守卫国境

  三十多年来,杨天才协助边防派出所成功破获过贩卖毒品、走私黄金和拐卖妇女案42件,帮助群众找回丢失的牛、马等牲畜300多头。他用忠诚守卫着祖国南大门的一方水土。

  前些年,杨天才的一位亲戚未经批准,砍伐边境上种植的杉树,杨天才当着小组干部和群众的面,义正辞严地说:“砍伐木材是犯法的,我必须一视同仁,亲戚也不能例外。”杨天才先后协助处理了大大小小的盗林、盗猎事件100余件,有效地保护了边境一线的森林资源。

  5月14日,记者跟随杨天才,从他的视角来体验边界之路。“20多年前,我要走15公里,有10多个界碑。后来界务员人数变多,我现在负责5公里,一共三个界碑。”

 “年轻人觉得界务员的待遇不高